東西問(wèn)·中外對話(huà)|向中國“偶像”看齊,他畫(huà)蝦畫(huà)出世界紀錄

分享到:
分享到:

東西問(wèn)·中外對話(huà)|向中國“偶像”看齊,他畫(huà)蝦畫(huà)出世界紀錄

2023年07月01日 19:17 來(lái)源:中新網(wǎng)微信公眾號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國畫(huà)是中國藝術(shù)的代表之一,也是中國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張名片。在世界藝術(shù)百花爭艷、數字技術(shù)飛速發(fā)展的當下,國畫(huà)的發(fā)展既充滿(mǎn)機遇,也面臨挑戰。

  國畫(huà)在海外的傳播情況如何?如何擴大國畫(huà)的國際影響力?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,國畫(huà)精神該如何得到存續和發(fā)展?

  圍繞上述問(wèn)題,中新社“東西問(wèn)·中外對話(huà)”邀請北京畫(huà)院院長(cháng)吳洪亮與韓國青云大學(xué)中國文化藝術(shù)研究所所長(cháng)、韓國中國語(yǔ)文學(xué)研究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崔昌源,透過(guò)國畫(huà)大師齊白石的畫(huà)作進(jìn)行觀(guān)察,展開(kāi)對話(huà)。

  崔昌源表示,齊白石畫(huà)作在韓國受到越來(lái)越多的歡迎和喜愛(ài),文化交流能夠增強韓中兩國間的認同感。吳洪亮也表示,國畫(huà)傳播到海外的過(guò)程中展現出很強的生命力。要找到國畫(huà)與全人類(lèi)共有的撩撥心靈的內容,讓外國觀(guān)眾感受中國畫(huà)的“筆精墨妙”。

  對話(huà)實(shí)錄摘編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北京畫(huà)院是全球收藏齊白石作品最多,門(mén)類(lèi)最全的機構,吳院長(cháng)是如今的掌門(mén)人,崔會(huì )長(cháng)曾學(xué)習齊白石先生的畫(huà)法,是水墨海蝦畫(huà)法的首創(chuàng )者。兩位如何理解齊白石的藝術(shù)思想?

  吳洪亮:齊白石是中國二十世紀了不起的藝術(shù)家,是一位集中國藝術(shù)之大成的大師。他精通花鳥(niǎo)、工筆、人物等多種類(lèi)型的創(chuàng )作,寫(xiě)意畫(huà)更是獨樹(shù)一幟,獨領(lǐng)風(fēng)騷。

  齊白石也為普及中國畫(huà),增進(jìn)中國和世界相互了解做出了很大貢獻,并獲得過(guò)國際和平獎金。他除了是一個(gè)畫(huà)者,還是一個(gè)使者。

  崔昌源:齊白石先生的藝術(shù)思想包含三個(gè)方面的“和諧”。一是自我的和諧,他不斷追求均衡、和諧的生活狀態(tài);二是與他人的和諧,從齊白石先生的畫(huà)里可看出不分界限的自我與他人的和諧;三是與自然的和諧,他將大自然視為恩人、老師。我非常敬佩齊白石先生。

  中新社記者:近年來(lái),作為中國傳統文化代表之一的中國國畫(huà)在海外的傳播情況怎么樣?

  崔昌源:韓國2017年、2018年連續兩年展出了齊白石的原作,展出非常熱門(mén),吸引了很多人來(lái)觀(guān)看。齊白石的畫(huà)作開(kāi)始受到韓國人喜愛(ài)。

  2017年到2018年的時(shí)候,我參與拍攝了名為《齊白石的藝術(shù)世界與和平思想》為主題的紀錄片,時(shí)長(cháng)53分鐘。在韓國SBS電視臺播出后,也受到了很多觀(guān)眾的喜歡。

  吳洪亮: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中國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以及文化交流的深入,中國畫(huà)的傳播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新的狀態(tài)。例如,北京畫(huà)院最近幾乎每年都會(huì )將齊白石的畫(huà)作帶到國際上展覽,包括匈牙利、希臘、日本等國家。

  中國畫(huà)在海外的傳播有很多層次。傳到韓國,在光州有水墨的雙年展;傳到日本,出現了版畫(huà)等新的形式;傳到歐洲,影響了印象派。這些例子告訴我們,中國藝術(shù)是非常有生命力的。

  中新社記者:國畫(huà)在世界范圍內傳播的過(guò)程中也有挑戰,國畫(huà)豐富的文化意象和獨特的表達形式是否會(huì )增加外國人理解和欣賞的難度?應該如何避免這些鴻溝?

  吳洪亮:在中國畫(huà)海外傳播的過(guò)程中,要找到其與全人類(lèi)共有的撩撥心靈、感動(dòng)心靈的內容,與大家分享。

  同時(shí)要嘗試增強中國畫(huà)的互動(dòng)性。例如把齊白石的作品做成可以“上手”的藝術(shù)作品,讓西方朋友寫(xiě)寫(xiě)畫(huà)畫(huà)。解決了如何和西方觀(guān)眾交流中國藝術(shù)的微妙和神奇之處的問(wèn)題,壁壘就被打開(kāi)了。

  此外,還要讓觀(guān)眾了解藝術(shù)家的創(chuàng )作過(guò)程,幫助國畫(huà)實(shí)現“以熟入生”的效果。如,2015年在匈牙利舉行的畫(huà)展就展出了齊白石的手稿,還布置了齊白石畫(huà)室中的桌椅、作畫(huà)所用文房等細節場(chǎng)景,觀(guān)眾反饋效果很好。

  崔昌源:在文化傳播過(guò)程中,不能離開(kāi)自己原有的文化意象和核心思想。在此基礎上再做變化和創(chuàng )新,才能贏(yíng)得觀(guān)眾的喜愛(ài)。

  同時(shí),藝術(shù)分享首先要認可和包容不同的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,才能實(shí)現友好的交流。

  中新社記者: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的靈感往往在文化交流中產(chǎn)生。有人認為,國畫(huà)與海外藝術(shù)流派結合后會(huì )失去本身的韻味,也有人認為,融合和創(chuàng )新能夠幫助國畫(huà)煥發(fā)新的生機。兩位怎么看?

  吳洪亮:中國畫(huà)當然有必要和各種藝術(shù)進(jìn)行交融,找到新的發(fā)展路徑。盡管也有很多藝術(shù)家認為需要保持中國畫(huà)所謂的“純凈本體性”,但是我在這么多年的研究中發(fā)現,其實(shí)所謂“傳統”,從它形成的時(shí)候就是一個(gè)融合的過(guò)程。我們如果對中國藝術(shù)、中國畫(huà)有信心,就不用害怕它在各個(gè)維度上進(jìn)行實(shí)驗。

  崔昌源:為了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,應當多交流、分享、多吸收新鮮血液才能有生機盎然。多融合能幫助“法古創(chuàng )新”,多結合就會(huì )發(fā)揮獨創(chuàng )藝術(shù)效應,多共享就會(huì )脫離固定觀(guān)念,變成創(chuàng )新。

  中新社記者:如今是數字化時(shí)代,在交流方式基本已經(jīng)虛擬化的當下,別說(shuō)毛筆了,很多人都不用筆書(shū)寫(xiě)了,在這種狀況下,中國畫(huà)還能為人類(lèi)視覺(jué)藝術(shù)發(fā)展提供什么樣的幫助?中國畫(huà)的精神如何存續和發(fā)展呢?

  吳洪亮:數字時(shí)代給中國畫(huà)帶來(lái)了一個(gè)新的機會(huì )。比如齊白石畫(huà)的工筆的草蟲(chóng),觀(guān)眾在博物館里去看,看到的草蟲(chóng)是有距離的,更細節的部分是看不見(jiàn)的。

  而今天的數字化成果可以很精細地拍出草蟲(chóng)的照片。觀(guān)眾不僅可以看到和草蟲(chóng)同樣大小齊白石的畫(huà),還可以在手上放大,看到其中的筆精墨妙,領(lǐng)略畫(huà)作中中國筆墨的能量和精神。當觀(guān)眾通過(guò)手機看到畫(huà)作細節的時(shí)候,贊嘆之情可以說(shuō)油然而出。

  更重要的是,數字技術(shù)并不是中國藝術(shù)發(fā)展的阻礙,而可能是新的通途。數字技術(shù)已經(jīng)成為中國畫(huà)藝術(shù)家創(chuàng )作的媒體方式。如,3D打印技術(shù)可以幫助呈現中國畫(huà)的香味,人工智能技術(shù)也被嘗試用于繪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。

  崔昌源:我們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到了數字化的時(shí)代,韓國也有很多關(guān)于數字化藝術(shù)的嘗試,例如新修建了VR等數字化應用美術(shù)館,以及發(fā)展AI繪畫(huà)等。

  目前,3D技術(shù)可以將我的海蝦圖掃描到大屏幕上,使畫(huà)作更加栩栩如生,在美術(shù)館中得到很好的呈現。數字化藝術(shù)應該是藝術(shù)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方向。

  中新社記者:藝術(shù)的交流是不同國家民眾情感溝通的橋梁,未來(lái)該如何進(jìn)一步促進(jìn)中韓兩國文化和藝術(shù)的交流,讓兩國人民的心走得更近?

  吳洪亮:目前,中韓藝術(shù)家之間關(guān)于水墨畫(huà)已經(jīng)形成了每年交流的習慣。未來(lái),我們會(huì )做更多的工作。在韓國的博物館有齊白石畫(huà)作的收藏,我們在進(jìn)行齊白石畫(huà)作國際傳播的過(guò)程中,也借由這樣的方式和當地的文化機構、學(xué)者和藝術(shù)家進(jìn)行溝通。

  崔昌源:藝術(shù)應該多多交流。因為藝術(shù)不會(huì )成為人跟人交流的障礙,藝術(shù)不會(huì )排斥不同的情感。藝術(shù)多走向鄰國進(jìn)行交流,能夠逐漸融合認同感,拉近人民之間的情感。

  我非常愿意從事藝術(shù)交流。在韓國,我經(jīng)常和大家介紹中國齊白石先生的畫(huà)風(fēng),同時(shí)我們也經(jīng)常組織義賣(mài)和慈善活動(dòng),讓韓國人更多地了解齊白石先生。

  隨著(zhù)疫情慢慢散去,2023年應當繼續擴大韓中間的文化交流,尤其從藝術(shù)開(kāi)始,互相盡快展開(kāi)交流,才能推動(dòng)韓中人文交流呈現出新的更加熱絡(luò )的局面。

  “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?!蔽蚁氡磉_的就是這樣。

【編輯:付子豪】
發(fā)表評論 文明上網(wǎng)理性發(fā)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(wù)協(xié)議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